周四顺猜也是如此,一个舅父收养的义子,她家三丫师父不要干啥求好姐妹高老夫人把当时的周大人送到南方避祸。

  至于她自己?

  更狠,还把她自己当人质一样的留在高老夫人身边了。再之后的事情也听到了,周大人科考入仕当官了。

  再后来,周大人一番努力,前两年周家沉冤昭雪了,她师父连夜得信一个激动之下就过世了,周大人收了尾辞官了。

  听着又是窝里斗,又是逃命的,又是沉冤昭雪的,没少遭罪,老复杂了。她娘来头不小又咋样,大妹子,命苦啊。

  真相是不是确实是如此,其中详情是否多少还有些出入,不是顾文轩不说,实则连周半夏也是稀里糊涂的。

  且,这里面有些事情,周大人也不是和她说的多详细,她只要知道她师父能回归母家祖坟就行了。

  剩下的,等到高老夫人来信,或是等回头府试结束,送她师父回祖坟入土为安,到时再打听也不晚。

  就像赵老大那边。

  急,是急不来的。

  他们两口子不就一直等消息,如今就有消息出来了,下一步就可知朝廷是为何物奖赏赵老大。

  如此一来,就以此类类推,多多少少能推出那位穿越前辈可有针对新事物的出现,有无留下遗言于后人。

  倒是眼下重中之重的是府试,她是这么跟顾文轩说的,顾文轩也是这么做的,想那么多干什么。www.xaanr.com/

  当即开始先翻阅带回的书册,与大江轮流着看完,两个人就前后磨墨提笔做起周大人所布置的两道题。

  而周半夏则在听说她家已经寄出家书,将近两日收到的回礼和见面礼一一整理好,再备齐回礼就一头钻进小厨房。

  周四顺都不得不服他家三个孩子稳得住,半点子没受影响的,跟往常一样的读他们的书,写他们的文章。笑傲小说

  到了约定的那天,也是不急不缓的到了辰时出门,再回来快天黑了,倒是接下来的日子睡得更晚了。

  日复一日,早出晚归,除了期间送周长平等童生进三月二十的科考,顾文轩和大江基本上常驻周府了。

  与此同时,顾文轩也清晰认识到周秀才为何一再想让他再找一位良师。

  近日来不止大江进步极快,他也获益匪浅,很多时候更有醍醐灌顶之感。

  周大人不愧是正儿八经的二甲进士,自己所作的文章经过周大人批阅斧正,每回仔细揣摩都深觉自己还有的学。

  不拼能行吗?

  大江见顾文轩更加废寝忘食,就差头悬梁、锥刺股,自然也拼上了。

  当姐夫的和小舅子如此用功,这一下别说周四顺,连周半夏也轻易不让琐事分散到他们注意力。

  以至于连周长平等童生几人可有全部拿到参加六月院试的资格证,顾文轩和大江也未能及时得知。

  一直到有天傍晚从周府回来,两个人觉得家里面的人怎么好像少了?

  问了。

  方知除了还要陪立哥儿参加府试的周长平和小白氏夫妇二人,以及顾文钰在内,此次参加三月二十科考的其他考生以及其家人都一早先回村了。

  说是知道他们这一批参加府试的考生正忙着备考温习,就不让他们浪费时间送到城门口,等六月行省见。

  再得知无他们这一批人,包括周长平在内,一人没有不是板上有名,全体通过资格赛,顾文轩也就没再说什么。

  尽管不是通过院试成了生员,但也可喜可贺,是值得先回村报个喜讯,回去静心温习备战院试。

  只是遗憾的是,他们走的太早了。

  许是见他学习进步快,周大人这两天已经明显开始针对院试题型指导他了。

  他是有做了笔记,但总不可全部寄回去。

  没有这个精力,也没有这个时间,只好每日上完课回来,自己再整理笔记的同时重温一遍,让大江抄了,再拿给立哥儿。

  至于立哥儿他爹周长平和顾文钰看了之后会不会抄一遍积累起来寄回村,顾文轩是真顾不上了。

  距离府试第一场四月初九开考的日子,一天天逼近,趁着周大人对他更严厉了,岂能还不尽量多刷题。

  抛开拿出刻苦学习的态度是不是能打动周大人主动收他为徒不提,凭多刷题,周大人就会立即给予批阅斧正这一点,就能实实在在的从中获知自己还有何不足,又能立时得到周大人悉心指导。

  如此难得的良机,错过了实在太可惜。

  周半夏深觉此想法有道理,她也学她爹周四顺皮了一下,瞒下顾二柱不止收到周四顺通风报信,还回信了。

  在回信中,顾二柱说他会安排好家里的事宜,赶在府试第一场四月初九开考之前的三天之内赶到府城。

  当然,除了送老儿子去考棚,最主要的还是老儿媳在信里提到的老儿子拜师一事。

  不管成不成,他当老子的,又是当公爹的,赶在老儿媳师父迁移坟茔,不能不露面当面道谢。

  要不是老儿媳师父会教孩子,他家六郎哪来的如今好日子,又是日进斗金,又是县案首,还能得大官授课。

  “爹、爹、爹?”

  依然是从周府回来的傍晚,顾文轩下马车时不经意之间见到熟悉的一张脸,惊得他只会蹦出一个个爹了。

  “可不就是你爹。”周四顺难得见到姑爷此时少了往日好像天塌下来都不变色的神情,把他给乐的。

  “爹你咋来了,家里头没啥事儿吧?不是说等去行省再陪我去,路上累坏了吧,坐谁的车?

  我娘呢,我娘来了吗?是云大爷给你安排的,还是谁?”

  这孩子,乐傻了,何时跟这会儿一样叨叨念的问个没完了。孩子再大,还是孩子啊,幸亏来了。

  没瘦,气色还很好啊!

  顾二柱含笑听完老儿子的一番话,拍了拍跑到自己眼前的老儿子肩膀,“家里很好,先进去再说。”

  对对对,在外不方便,是要进门再说。顾文轩拉上他爹进门,就见连周半夏也难得来到前院陪小白氏等着了。

  显然,只他爹来了,他娘没来。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红烧豆腐干的穿越到大梁国从落水开始

  御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