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上的灵魂之力散去,仲仁,鼎真人一众纷纷面露激动。

  他们虽不知这力量来自于何处。

  但吸收这力量他们却没受到任何影响。

  在他们的注视下,顾澜面色平淡道。

  “此力量乃是来自归墟的灵魂之力。”

  “你等不能承受太多,就暂且吸收这些,之后我会让你们再提升。”

  这些人一直为大靖皇宫尽心尽力,而这些是他们应得的。

  况且顾澜将力量赠予他们,也别有一番用意。

  更大的麻烦将要到来,顾澜自然不愿再等。

  顾澜虽然没有讲话说明,但仲仁,鼎真人也明白顾澜是何意思。

  他们并未多言,很是恭敬的向顾澜一礼。

  “多谢主公!”

  顾澜并没有在多言,身上的气息已在此刻调动。

  之前在归墟内他消耗了不少气息,也是时候恢复了。笑傲文学

  见顾澜身上所散发出的力量,仲仁一众也十分识趣,纷纷退了下去。

  不过唯独有一人未动,那便是沐羽烟。

  此时沐羽烟面色深沉,话已到嘴边,却又不知该如何说出。

  一番斟酌过后,沐羽烟面色凝重的开口。

  “我的力量还远远不够,你可有提升之法?”

  沐羽烟突然间的一句话,顾澜也是一愣。

  “有我在,麻烦终会解决,无需担心。”

  话是如此没错,可沐羽烟却并不想如此。

  她不想再成为顾澜的累赘,所有的麻烦都需要顾澜替她所挡。

  顾澜很清楚,此时沐羽烟心意已定,他就算说再多也无用。

  一番斟酌过后,顾澜手中则闪烁出浓郁的真气。

  除了这力量外,顾澜更涌现出了极为强悍的大道之气。

  此力量沐羽烟无法掌握不假,不过可以护身。

  大道之气汇入沐羽烟身躯后,并没有再出现。

  而这真气在汇入后,沐羽烟也不禁瞪大了双眼。

  “这……”

  话还没有说完,顾澜则抢先一步。

  “我也不知何等功法适合你,这些功法全部赠送于你。”

  “我绝不会让你失望。”

  沐羽烟这一句话,让顾澜一时都有些不知该如何开口。

  见沐羽烟转身,顾澜则面色凝重道。

  “若不想修炼就不修炼,有我在,他们掀不起大风浪。”

  用到此话,沐羽烟迟疑一刻,但并没有停留太长时间。

  她相信顾澜的实力,定能够化险为夷。

  可自身的力量终究是要提升,一直如此未必是件好事儿。

  见沐羽烟已去,顾澜不禁摇头一叹。

  他若是有足够的实力,又岂会如此为难,所有的麻烦他亦可解决。

  目光收回,顾澜体内的气息已尽数展现。

  现在想这些无用,他还是先将这大道之气先掌握。

  ……

  一处昏暗的虚空之上,血神已经停下了脚步。

  刚来到这里,他便感觉到有人跟着。

  可一直没能找到对方在何处。

  浓郁的血气涌现,血神一挥手,万道血光直击苍穹。

  轰鸣声不断,整个苍穹也在这一刻黯然失色。

  在那血气的席卷之下,暗中的家伙已被逼了出来。

  而走出的也并非别人,正是暗神。

  “许久未见,你竟有心思来这里。”

  玄风面露笑意,体内气息已展现。

  不过他仍有所隐藏,所调动出的力量比之前弱了一大截。

  看到他身上所散发出的气息,血神很是不屑的一笑。

  “听说你掌握了混沌之气,就只有这些力量?

  “若是只有如此的话,那你可不是我的对手。”

  玄风是故意隐藏了实力,这他并不知道,所以才敢放下狂言。

  而玄风对他,也根本没有兴趣。

  “既然都已经听说了,那又为何来此见我。”

  “我劝你还是现在离开,否则一会儿会不会死,我可就不知道了。”

  玄风根本没想着与他动手,之前逼退邪神也是没办法之举

  若是不然,他也不会轻易暴露。

  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份上,可这家伙仍没有退后之意。

  “出来这么久,我也想试试自己的实力究竟如何,所以……”

  话并没有说完,血神猛的抬头。

  一道血光瞬间自眼中而出。

  一步踏出,他直接化到残影而去。

  万道血光惊现,直击玄风而去。

  看到如此之强的力量,玄风却一步未退。

  “你太高估自己了,就凭你也想伤到我?”

  就在此力量即将接近之际,玄峰猛甩手。

  无尽的浑浊之气瞬间自他手中而出。

  伴随着一阵轰鸣,苍穹一颤,四方天地也皆在这一刻被撕碎。

  炸裂声不断,血神已至万丈之外。

  稳住身躯,血神是一脸懵,脸上尽显难看。

  在动手之前,玄风的力量还没有这么恐怖,怎么这瞬间增强了这么多!

  “你竟然隐藏了实力。”

  见他如此表情,玄风则轻蔑一笑。

  “我刚刚好像就说过,让你赶紧离开,可是你不听。”

  玄风一步步的踏上前,体内的气息以毫不保留的展现。

  他刚开始的力量确实比血神弱。

  但就在这瞬间,他的力量便彻底将血神碾压。

  看到他所调动出的气息,血神眉头紧锁,面色更是难看了不少。

  四周狂风席卷,血神不慎后退一步。

  眼见玄风就要动手,血神面色突然一变。

  “别那么激动,我来此刻不是找你麻烦的。”

  话虽是如此,但玄风的气息丝毫没有收起。

  这家伙心中所想,他一清二楚。

  “那不知你来这里所谓何事?”

  玄风是一清二楚,但也只是装作不知道。

  “想必你也知道,大道之气早已出现,你我又何不将其占为己有。”

  原以为他这一句话能够将玄风勾动,可玄风却轻摇了摇头。

  “大道之气我不感兴趣。”

  血神本都想好了接下来该怎么说。

  可玄风这一句话却将他怼的哑口无言。

  迟疑了好一会儿,血神才再次开口。

  “那可是大道之气,你若能掌握,并能掌握此界规则。”

  这话说的是一点也没错,毕竟大道包含万物。

  一旦得到大道之气的认可,这一切规则皆可随心所变。

  而这也正是他们追寻大道之气的缘由。

  顾澜实力远不如他们,又凭什么将这大道之气占为己有?

  血神越说越起劲,可玄风仍旧不为所动。

https://www.xaanr.com/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真的睡不够的苟到天帝的我被女帝老婆曝光了

  御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