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都死了?”

  白招拒看到眼前极其惨烈的一幕,饶是她修为比肩金丹中期,斩杀过两名金丹修士也不禁咋舌。

  下意识的,白招拒看了看张景云,她这时候才发现,一时兴起带过来准备亲自教导的弟子似乎有些邪门。

  “元婴禁咒,还是什么高级符箓?”白招拒在心中猜测道,这种移山倒海的威力,将方圆数百米的山峰夷为平地,绝对超过金丹修士的破坏极限。

  就刚刚,白招拒探出神识察觉到,张景云留在山洞中的核弹,爆炸产生的火球半径近五公里。

  升起蘑菇云的宽度接近四十公里,高度大约六十公里,刚才的山洞若不是白招拒钻进去过,现在根本不会相信它几分钟还存在。

  别说是金丹期。

  就是元婴修士倾尽全力一击的话,也不见得有这么大的威力,白招拒怎能不对张景云感到惊讶?

  然而看了半天,白招拒从他脸上,都没看到寻常人应该有的表情,他似乎对这一切早已心知肚明。

  至少在张景云面前。

  白招拒说话都没以前那么大声了,张景云不说他,她也不问,以她的智慧肯定明白,有些事情,张景云若想告诉她早就说了,

  不想告诉的事,白招拒问也没用,白招拒这边满头雾水,乖巧得像个邻家大姐姐,倒是让张景云难办了。https://www.xaanr.com/

  因为她知道的太多了。

  按照惯例,知道他这么多事的人,男的肯定是灭口,女的长得漂亮,自然都是张景云的女人。

  张景云默不作声,超级核爆之后,形成了一个巨坑,对于这个和沙皇炸弹威力差不多的绿胖子的威力,还是非常满意的。

  三个金丹修士直接灰飞烟灭。

  张景云伸手一招,施展拘灵遣将,结果什么东西都没招来,三個金丹修士不仅肉身灰飞烟灭,连元神也消散了。

  “可惜,若是能拘禁金丹期元神,就可以知道魔鼎宗的情况了。”张景云也不避讳白招拒说道。

  白招拒眉毛一挑,她听到了什么?这个筑基期的弟子竟然还想拘禁魔鼎宗金丹修士的元神?

  “其实魔鼎宗有元婴修士这件事,在你没回坊市之前我就知道,那时候我也来不及通知你,否则灵华山和真阳宗不会落得如此局面。”

  张景云对白招拒说,后者一愣:“魔鼎宗有元婴期密不透风,就是为了算计三宗修士,你怎么知道?”

  “是谢宝全告诉我的。”

  张景云挥手放出了谢宝全的灵魂,后者看到白招拒认出她的身份,恭敬地拜道:“见过白长老!”

  “真阳宗的紫府弟子,你还活着?”白招拒露出诧异的神色,谢宝全当着三宗弟子的面在问神镜下触发元婴禁制,身死道消,怎么元神还在?

  最关键的是,紫府期修士按理来说不能只凭借元神存活吧?只有金丹修士或以上才可以元神离体,行夺舍、借尸还魂之举。

  “回白长老,是张师弟救我一命,今后将唯张师弟马首是瞻。”谢宝全对白招拒说。

  后者反应过来,这莫非就是张景云刚才说的,拘禁灵魂?谢宝全的状态和被奴役的傀儡有什么差别?

  白招拒神色复杂地看向了张景云,这种手段正道修士很少使用,看着倒像是魔修风格。

  “我这弟子不会是魔修吧?”

  白招拒胡思乱想起来。

  奈何她可以确定,张景云从小就拜入金剑门,数十名如一日的修行,身世清白,应该没有接触魔修的机会。

  然而就在这时,看到了几块血肉,还有零星的法宝碎片,金丹期修士无法抵抗核爆,但他们多少都有些压箱底的宝贝,护住一两块血肉也算正常。

  张景云将几块法宝随便捡了起来,像是盾甲一类的法宝,上面刻着玄妙的阵法,可惜还是顶不住核爆。

  法宝残缺得太严重,根本不能用,张景云随手将其丢在地上,又催动法力以三昧真火焚烧,抹除痕迹。

  张景云动作非常麻利。

  看起来经验丰富,像干过很多次,白招拒看到这一幕都安慰自己,张景云只是为人稳重罢了。

  虽然她还有不少疑惑。

  比如说张景云施展的是火系功法,三昧真火威力不俗,一看就是相当厉害的火系法术。

  可是白招拒从没听说过张景云还有火系天赋,他的土金水三系天赋,加上火系,就是四系天赋,这怎么可能?

  四系天赋就算在那些大型宗门里,也是极为罕见的天才了,是真正意义上的“仙苗”,成仙的苗子。

  至于五系天赋,想都不敢想。

  古往今来名气最大的五行天赋者,就是几万年前创建五行门的强者,称霸修仙界,是唯一的超级宗门。www.xaanr.com/

  “不对,好像有什么东西忽略了!”白招拒皱眉,思考着什么,忽然她反应过来,脸色也变得极为精彩。

  “张景云…好像还真是五行天赋!他之前为我治疗时施展的功法,充满了生机,绵绵不绝,正是木系功法!金木水火土,岂不是五行俱全了?”

  “这是什么东西?”

  张景云的声音打断了白招拒思考,随后只见张景云从核爆留下的深坑里面摄出一枚布满黑锈的金属叶片。

  叶片不到两寸长,像是一把小剑,换做平常,张景云对这玩意肯定看一眼就扔了,毫无特殊之处。

  然而在核爆中心,金丹期都化了,各种珍贵的法宝都只剩碎片,可是这枚叶片却安然无恙地保存了下来。

  这能是普通物品?

  张景云下意识用黄金瞳观察内部,却发现无往不利的黄金瞳竟然被叶片内不知名的禁制隔绝,不可探查。

  “这东西有古怪!”张景云研究着,三个追击的金丹修士已经身死,张景云也不着急了,因为身边还有白招拒这个还没解决的麻烦。

  “凡是灵物,可将灵力渡入其中,若灵力符合要求,自然可以激活,不然的话,把它掰碎也没用。”

  白招拒还急着返回宗门便提醒道,张景云非常听话,当着白招拒的面,将五行灵力挨个渡入叶片。

  他有五行灵力。

  这简直就是万能钥匙。

  白招拒眉看着张景云心中直打鼓,这个弟子已经开始不避人了,这是准备摊牌,还是灭口?

  张景云先后将四系灵力毒入叶片,竟然还是没有反应,他都忍不住怀疑这叶片根本不是用灵力激活的。

  总不能叶片的主人和张景云一样,都有五行天赋吧?然而随着他将最后的火系灵力渡入其中,布满黑锈,看起来像废品的叶片竟然铮铮响动,露出五色光彩,熠熠生辉。

  “玛德,捡到宝了!”

  张景云愣在原地,怎么也想不到,这三名金丹修士中的某一个身上还藏着这种宝贝。

  虽然对别人来说,没有五行天赋,这枚叶片就是垃圾,用不了的宝贝自然没有用处。

  可是对张景云来说。

  叶片就是至宝,走大运才能捡到,只有五行天赋才能激活的宝贝,简直是量身为张景云打造的。

  白招拒默不作声,已经不敢说话,正如她看到那样,张景云就是五行天赋拥有者,古往今来最强的天赋。

  修仙世界至少有几千年没听说过,有新的五行天赋者诞生,这要是传出去绝对会震动修仙界。

  叶片里面记录的是一门五行功法,正如张景云猜测的那样,这个同样拥有五行天赋的前辈,利用五行相生的原理创造出一套最适合自己的功法。

  “五行长生功,名字倒是简洁明了。”张景云思绪间,已经将这门五行功法入门。

  创造这门五行功法的前辈的境界,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高,只有金丹中期的修为,但实力却远超金丹中期。

  据这位前辈说,他创的五行功法,虽不如创建五行门的超级强者,凭五色神光和五方天帝鼎纵横修仙世界,却也能让五行天赋之人越阶对敌。

  这种利用五行相生原理创造的功法,一旦施展起来,化五行为一体直接就是五倍威力,并且还能与天地大五行融为一体,灵力生生不息。

  这位前辈曾拼杀过一位元婴修士,比白招拒的战绩还猛,在他面前,紫府斩金丹都已经不算什么。

  张景云研究着五行长生功。

  不知不觉中已经将体内五系灵力,彻底融为一体,形成一种全新的,包含五行的特殊灵力。

  这股特殊灵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是超越五行任何一系灵力,完全就不是一个层次的东西。

  “妙啊!”

  张景云很佩服这位前辈的想象力,没有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惊人的悟性绝创造不出这么玄妙的功法。

  不过现在是张景云的了。

  对张景云来说。

  根本不存在修炼他人创造的功法,就无法超越创造功法的先辈这一说,他能将功法加点到创功之人都一脸懵逼的地步,一日千里不是说说而已。

  “张景云,魔鼎宗攻打两宗在即,金剑门也无法置身事外,你我已经在此耽搁不少时间,是不是该走了?”

  白招拒终于等不及说。

  只是她也未曾注意,说话的语气,都带着一丝丝商量的意味,她竟然有些害怕眼前的弟子。

  话音一落,白招拒就想转身离开,然而就在这时候,一只大手将她的手腕牢牢抓住。

  白招拒心里咯噔一下。

  张景云的声音响起,“师父你说,咱们返回宗门之后,还能跟以前一样相处吗?”

  “为何不能?”白招拒说完反应过来,张景云在她面前显露出太多她不该知道的东西。

  不仅是堪比元婴期全力一击的手段,还有张景云施展的种种法术,比如遁地术,遁入地下几百丈,这种法术不应该是筑基期能掌握的,甚至于白招拒都没听说过谁能施展遁地之术。

  遁地术,三昧真火,能活死人肉白骨的治疗功法,这些东西集中在张景云身上太诡异了。

  “修仙之人,都有些自己的秘密,可以理解,你放心,回宗门之后,一切都和以前一样。”

  白招拒想挣脱张景云的手却发现,张景云抓的更紧了,甚至他还上前一步轻问道:“这话你自己信吗?”

  “我是伱师父,还能把你怎么样?”白招拒有些嗔恼了,催动灵力将张景云的手甩开。

  张景云运转五行灵力自然分开了,然而就在这时,白招拒却忽然脸色一变好像被什么事震惊到了。

  “等等!”白招拒语气急促。

  张景云脸色疑惑。

  白招拒竟按耐不住的抓起他的手,随后运转灵力,张景云下意识催动灵力抵抗,没想到白招拒更兴奋了。

  “怎么会这样?他的灵力很特殊,竟然让我有凝结金丹的迹象!”白招拒如何能不震惊?

  她自从紫府圆满后尝试凝结金丹,八九次是有了,结果无一例外,都没能成功,可是这次,她竟然主动感受到了凝结金丹的可能。

  这种冥冥中的感觉,并不是错觉,而且一种契机,让修士知道,是时候该突破境界。

  白招拒以往从来没感觉到过。

  今日竟然从张景云身上感受到了,她旁若无人的拿起张景云的手,用灵力测试,甚至还将张景云的手放在自己的眉心处,柔嫩、顺滑的触感,还有近在咫尺的二人呼吸声,呼出来的热气都要贴在张景云脸上。

  “玛德,你是不知道自己多有魅力吧?”张景云反手攥住白招拒的手,让她眉头紧蹙。

  张景云脸色古怪,她还不乐意了?刚才分明是白招拒抓着他的手,肆意的摆弄,师父可以,徒弟就不行?

  “你的灵力特殊,让我感受到凝结金丹的契机,等返回宗门后,你我一起修行,或许能成功结丹。”

  白招拒希冀说道。

  张景云嘴角一扯,语出惊人道:“和师父一起修行,也就是所谓的双修了?”

  “你不愿意?”白招拒问道。

  张景云摇摇头:“不是我不愿意,可能是师父你不同意,因为弟子双修的时候会顶撞师父。”

  “你还敢顶撞师父?”

  白招拒瞪大眼睛,分明是没想到,张景云骨子里还是个逆徒,顶撞师父是大逆不道的。

  PS:求订阅,求月票~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荣卫常流的人在诸天,繁育标兵

  御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