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当费舍尔看到外面那云雾缭绕的、与千年之前一般无二那样美丽的圣域光景的时候,费舍尔脑海里第一个出现的问题是,

  “为什么哈蒙哈蒙要如此做?”

  如果真的只是像哈蒙哈蒙说的,想要向费舍尔寻求一个答案,那么只需要邀请他一个人过来就好了,何必还要再邀请钩吻、邀请其他混沌种来此进行宴会呢?

  更何况,最后哈蒙哈蒙请求他们打开的文档还是大卫帮忙打开的。

  这样回头看来,哈蒙哈蒙的很多准备压根一点用处都没有,就像是让费舍尔他们过来旅游观光,然后便会将补完手册连同祂权柄的一部分送给费舍尔。

  这完全不是正当的缘由,除非.

  一个大胆的想法冲入了费舍尔的脑海之中,让他紧咬着牙,在四周逐渐崩溃、发出剧烈摇晃的避难所空间内部一路加速,朝着原来的地方冲刺而去。

  “嗖!”

  “轰隆隆!”

  天花板上、墙壁上,大块大块的砖石掉落而下,从那砖石的背后,一道道血肉模糊交缠的物质伴随而下,提醒着费舍尔避难所的情况危急。

  可他还是义无反顾地赶了回去,当他穿过先前的那扇大门的时候,里面的菌丝如旧,那人首蛇身的身影依旧站在那屏幕面前,一字一句地阅读着上方的信息。

  祂平静的背影与四周破溃的、摇摇晃晃的空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下子就抓住了费舍尔的眼球。

  当听到了身后走入这空间的脚步声后,哈蒙哈蒙背后的尾巴微微摇晃了一下,祂回过头来,眼神中染上了一抹不解,

  “费舍尔先生,你怎么回来了?是要取走补完手册么?其实完全没有这個必要.”

  “我不是为了补完手册来的而且,其实补完手册已经不重要了。亚人娘补完手册所希望的是我将所有补完手册阅读完全,这样就能通过我体内宝贵的性质来彻底隔绝混乱侵入藩篱的影响,一本补完手册对应着一种权柄,对吗,哈蒙哈蒙?或者说,我应该叫你,【米哈伊尔】。”

  “.”

  眼前身姿婀娜的蛇人背影在听到费舍尔说出这番话之后终于一点点转过了头来,眼眸将费舍尔的身影完全纳入了视野,沉默良久之后,祂才忽而说道,

  “什么时候发现我和米哈伊尔有关系的?”

  “刚刚。”

  费舍尔抬起步伐慢慢走向那蛇人的身影,一边向那边走,一边费舍尔说道,

  “因为我想不到你做这一切的理由,邀请我、钩吻来此,而且双鱼座他们其实也是你邀请的,对吗?你还将圣域的景象一一复刻,将那些类似于天使的东西制作了出来,哈蒙哈蒙没有这样做的理由,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但刚刚看到的那档案让我有了灵感。”

  费舍尔看着眼前的蛇人,一字一句说道,

  “如果是米哈伊尔,那么做这一切就能说得通了。”

  在那档案之中,费舍尔看到了米哈伊尔陈述的对圣域那段时间的喜爱,对唐泽明日香和造物学会的关心,就连那份档案的名称都是“费舍尔计划”.

  只是看到了那档案,费舍尔的记忆都仿佛被带回了一万年前的时光

  所以.

  “你邀请我、邀请钩吻、邀请了海洋,也就是赫莱尔天使,除了你已经知道的、化作了污染的明日香,其余还存在着的、当年的人都被你邀请过来了,伱只是想要再见我们一面,对吗?”

  “.”

  而费舍尔此刻已然走到了祂的面前,他看着眼前面无表情的蛇人,他知道,这不过是祂的化身而已,

  “还有另外一点引起我注意的.在那档案之中,你说了为大卫创造出了一种全新的智能结构,能摆脱以往算法为基础、网络为记忆从而出现的弊端。但其实,这个技术并没有真正应用到大卫的身上,对吗?

  “我仔细思考了一下过往与大卫交谈的过程,发现他依旧依靠着联网、依靠着算法程式,不然也就不会在断网之后彻底失去记忆,连你和米迦勒去了哪里都不知道。而又在这个时候,我想起了过去的一件事情.”

  还记得北境的赫尔多尔吗?

  也就是当时在瓦伦蒂娜身边,经由造物学会枢机卿提供的技术,将瓦伦蒂娜的老师的意识完整复制到了枢机之中,而在赫尔多尔的体内并没有灵魂,只有枢机的光芒,这便能证明,那被复制的意识其实是一种人工智能,继承了一个真正鲜活的人的想法和记忆的人工智能。

  而那,才是米哈伊尔研究成功并交给了造物学会的新型智能结构!

  “你将米迦勒的意识与你的一部分意识各复制了一份,再清空了其中的记忆置入了大卫的身体里作为你们的孩子,所以这才是他会拥有天使外表的原因。可如果是这样,一个全新的意识智能系统不应该受到断网的影响而失去记忆,这和你描述的新智能结构不同.他的智能结构被置换过了,对吗?

  “我不知道缘由,我现在也只能推测出这么多,但我现在能无比确定,你就是米哈伊尔,或者说你是他的一部分,因为我也能从你的身上感受到化身权柄的气息.米哈伊尔,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

  眼前的蛇人愈发沉默,祂的眼神低垂了一瞬,良久后,祂的嘴角微微翘起,从那厚重的神性之中挤出了一丝费舍尔熟悉的人性,

  “费舍尔,你总是这样能洞察别人的思想,所以那些女人的想法才能被你猜到,变得和你纠缠不清。”

  费舍尔张了张嘴,因为此刻当祂开口的时候,似乎已然印证费舍尔的推测是靠近真相了的。

  “.不过,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不是米哈伊尔。或许我是,或许,我是全新的、被异化成功了的哈蒙哈蒙,这两者并不矛盾,反正现在也并不重要了,因为,我快要死了.”

  “你”

  “当年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祂吐了吐信子,转头看向了仪器的方向,

  “你说得没错,大卫原本就是这样诞生的,至于之后为何他又重新变回了会受到断网影响的初级智能,这全然是我的过错.其实当年自从战争开始的时候,我体内的混乱就开始躁动不堪。在这样的过程中,我对祂愈发了解。”

  蛇人抬起了手,为费舍尔描述起了一位神祇的存活方式,

  “哈蒙哈蒙的权柄注定了祂会不断发生彻底的质变,祂的记忆被封存着,可身体和意识却会不规律地改变。对祂而言,这种改变就和我们死亡没什么区别.一个新的哈蒙哈蒙刚刚从彻底的质变之中诞生,还未等祂学习和了解祂过去的记忆,祂便又可能会因为权柄而发生质变,等于又失去一次,一切清零.”m.xaanr.com/

  费舍尔张大了嘴,仔细听来,他竟然觉得哈蒙哈蒙这位神祇的生态就像是,

  “一位朝生暮死的蜉蝣。”

  “是的,所以无论是哪一位哈蒙哈蒙都穷尽一切寻找着【不变之物】,祂加入梦幻的盟约入侵这个世界也同样是因为如此。”

  “可是,这无法解释你为什么和祂变成了现在这般模样。”

  “从一开始我知晓了祂的存在之后,我便知晓了祂追寻的东西。只是我太肤浅,也只是将祂当作对抗的混乱,就这样一直与祂彼此消耗.直到神话战争的形势愈发严峻。我时时刻刻挂念着米迦勒的安危,我不忍看着他在战争之中受到伤害,我不忍失去他.

  “可最坏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母神降下的伟力将圣域倾覆,他在其中受到了巨大的创伤,回来灵界我的身边时,他已经.”

  蛇人的眸光跃动,费舍尔也不免看向了那白色菌丝下方出现的米迦勒与米哈伊尔的虚影,正如先前他们所看见的那样,米迦勒断着臂、全身伤痕累累、身后的虚幻光翼纷纷断裂,头上的光环也变得极其黯淡。

  这是,将死之兆。

  “我看着他那气息奄奄的模样,我简直不敢置信,我无法接受他的离开,完全无法.你知道他陪伴了我多久吗?七千年的光阴,七千年啊.他早就是我生命的一部分了,为了他不能离开,我愿意付出一切,放弃一切.所以当时,我想出了一个办法,只为了能救下他,哪怕只是他的意识。”

  看着那景象,费舍尔的眼瞳微缩,他忽而想到了什么对蛇人说道,

  “你该不会当时打算如法炮制,将米迦勒的意识复制装入大卫的身体之中吧?”

  “.没错。”

  蛇人闭上了眼睛,对费舍尔坦诚说道,

  “当时的我慌了神,我实在是不想失去米迦勒,为米迦勒的意识腾出了躯体,我便将在另外一个避难所的大卫的意识备份上传,重置为了和以前没什么区别的人工智能。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越焦急,我体内的混乱就越是活跃.异化病毒因此诞生,从我的四面八方蔓延开来,不仅是这个避难所,连同网络也成为了它传播的渠道。

  “眼看着就要将米迦勒的意识上传,可就在那时,米迦勒清醒过来了。他看着我为了救他将大卫的意识重置上传到了网络,看到我为了救他不管不顾已经蔓延开来的混乱他却只是看着我,用那一双让我魂牵梦绕的眼睛看着我,告诉我他的选择”

  “轰隆隆!”

  四周的崩塌声愈发剧烈,灯光也开始变得忽明忽暗,将眼前蛇人的身影打得忽明忽暗起来。

  就在这诡异的时刻,远处那菌丝之下,两人相拥的景象突然好像活过来了一样变得生动。

  上方的菌丝也不断振动,仿佛轻车熟路一样地模拟起了当时的声音。

  费舍尔首先听到了米哈伊尔的声音,

  “我不能失去你.我.我已经将你看作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已经经不起任何的变化了如果你死去,我宁愿和你一起死”

  “.”

  沉默之中,费舍尔终于再一次听到了米迦勒那无性别的声音,只是对比万年之前的高傲,此刻的他声音微弱,却带着共度了几千年也数不清的温柔,

  “米哈伊尔.我们从来都是独立的.从现在开始,我们才将真正合为一体.”

  米哈伊尔低垂下了头,紧紧抱住了米迦勒的身躯,随后,他听到了米迦勒轻声说出的最后一句话,

  “我的变化,才是你的不变、才是大卫的不变只要你们还记得我,我就会永远活着的。”

  “.”

  听着米迦勒轻柔说出的那句话,费舍尔似乎明白了米迦勒的意思。

  米迦勒不希望米哈伊尔用这种方式上传他的意识进入大卫的身体然后取而代之,这样虽然他看起来不变了,大卫的意识却将就此消失,归于变化

  米迦勒不希望米哈伊尔为了他从而对他生活过的美好不管不顾,他知道米哈伊尔的善良,可如今米哈伊尔却要为了他纵容混乱屠戮灵界的避难所,要纵容其余灵界和现实的生灵被哈蒙哈蒙的非我感染

  为了米迦勒的不变,难道要将米哈伊尔原本的善良和温存变成如此吗?

  所以,与其这样,米迦勒宁愿自己进入“死亡的变化”,也要维持米哈伊尔和他们孩子大卫的不变。

  也因此,他才拒绝了米哈伊尔想要将他的意识上传放入大卫躯体。

  “.我该怎么做?”

  避难所的声音沉默了好久,随后,费舍尔才听见了那菌丝之中传来的米哈伊尔哽咽的声音。

  回应他的,是米迦勒平静释然的声音,

  “将网络关闭,将这里的一切封存,然后和你体内的混乱对抗战胜祂吧.我相信你可以做到的,对吗,米哈伊尔。”

  “嗡嗡嗡!”https://m.xaanr.com/

  那声音戛然而止,到此,费舍尔总算是知道了为何会断网,为何这里会被封存至此了。

  蛇人的声音悲伤,好像此刻那面无表情的空灵终于被尘封的记忆掀起了波澜,祂轻声说道,

  “我依言照做了,我将网络关闭,将重置过的大卫的意识重新放入了他的躯体,然后,我便一直抱着死去的米迦勒在这里静坐,与哈蒙哈蒙的混乱进行意识上的对抗”

  “你赢了。”

  “不也许是输了。”

  蛇人苦笑了一声,祂看着费舍尔说道,

  “米迦勒的话不仅让我悬崖勒马,还让哈蒙哈蒙好像找到了一个祂不变问题的一个可能的解法。

  “【我的变化,才是你的不变】.

  “于是,祂将我的意识给吃掉了,让我彻底成为了祂的一部分,不受非我权柄影响的一部分”=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伊巍蟹的亚人娘补完手册

  御兽师?